网址:cbmm.com.cn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财经·金融   >   4月结构性存款续再创新高 中小行增幅明显

4月结构性存款续再创新高 中小行增幅明显

2020-05-22 08:51:43      来源:第一财经
分享到:

经历了一季度的节节攀升,4月结构性存款再创新高。其中,中小行增幅明显,相比2019年年末增长约1.72万亿元。

从结构上看,中小行结构性存款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于单位结构性存款的增长。数据显示,截至4月末,中小银行的单位结构性存款规模达5.63万亿元,占银行结构性存款总规模的46.39%。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这可能是由于中小行揽储压力较大,倾向于通过发行结构性存款缓解负债端压力;但同时,也有观点称,结构性存款规模的高增长或由资金套利驱动。

近日,监管开出了两张有关银行在结构性存款方面违法违规操作的罚单,涉及中信银行(5.080, -0.02, -0.39%)、光大银行(3.670, -0.03, -0.81%)两家股份行,合计罚没金额为138万元。

中小行增幅明显

日前,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末,全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约为12.14万亿,较3月末增加0.47万亿左右,较去年末增加约2.54万亿,续创历史新高。

其中,大型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为4.23万亿元,相比2019年年末增长约0.82万亿元;中小银行规模为7.91万亿元,相比2019年年末增长约1.72万亿元,增幅是大型银行的两倍还多。

“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小银行对结构性存款的青睐,”江浙某城商行资管部副总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相比大行,中小行在负债端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尤其是城商行、农商行,在同业负债受约束的情况下,发行存单动力不足,更偏向揽储,因此不得不给出更高收益。”

中信证券(23.020, -0.07, -0.30%)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也表示,从结构性存款占银行各类存款的比重也可以看出,中小银行对结构性存款的依赖度明显高于大型银行,今年以来中小银行结构性存款的比重上升明显,而大型银行结构性存款的比重相对稳定。

“这说明在疫情影响的经济环境下,中小银行的揽储压力较大,加上中小银行普通存款的揽储能力本就远不如大型银行,只能通过发行结构性存款缓解负债端压力。”明明提及。

但面对众多揽储工具,银行为何偏爱结构性存款?明明称,这主要是由于一般性存款的开拓空间有限,同时靠档计息类创新型存款产品已经成为治理重点,因此银行可选择的吸收资金手段并不多,再加上按照存款管理,结构性存款也有利于各种银行监管指标的改善。

另外,相比其他产品,一位银行业分析师对记者称,结构性存款在设计上更为灵活,即通过与利率、汇率、指数等金融衍生品挂钩,使存款人可在承担一定风险的基础上获得收益,而这一特点也带给银行更多可调节的空间。

再从结构上看,中小行结构性存款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于单位结构性存款的增长。数据显示,截至4月末,中小银行的单位结构性存款占银行结构性存款总规模的比重最大,为46.39%;大型银行的个人结构性存款和中小银行的个人结构性存款则分别占比20.06%和18.76%,位于其后;大型银行的单位结构性存款占比最小,为14.80%。

前述分析师对记者称,单位结构性存款的大增可能是由于企业投资需求减弱,而结构性存款在安全性、流动性和收益方面又较具优势,对企业吸引力上升,由此,企业在“资产荒”下转投存款。

不过,这也引发了市场对于企业资金套利的讨论。自春节以来,宽松货币政策频出,连续的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和“降息”之后,资金利率持续下行。同时,金融机构开始大举加杠杆滚隔夜做高收益,货币市场利率下行传导至债券市场,债券市场利率和票据贴现利率多日来处于低位,与结构性存款收益率存在明显利差,为企业带来资金套利机会。

多位业内人士分析称,造成资金空转套利的原因主要在于两方面,一是存款利率与银行间市场利率未完全并轨,当票据、债券等的利率随着市场利率下行时,存款利率保持相对刚性;二是结构性存款在条款设置上仍存在较多问题,市场上仍有“假结构性存款”的存在。

已有两家银行遭罚

针对套利现象,监管正在出手整治。近日,银保监会官网披露了两张有关商业银行在结构性存款方面违法违规操作的罚单,涉及中信银行舟山分行和光大银行苏州分行两家银行,合计罚没金额为138万元。

根据罚单,中信银行舟山分行由于贷款资金转存本行结构性存款及定期存单,虚增存款业务;且发放用途不真实贷款,贷款资金被挪用两项违法违规事实,被银保监会舟山监管分局处以罚款80万元。这也是2020年监管开出的关于结构性存款的首张罚单。

光大银行苏州分行被罚则是因存在贷款转为结构性存款、贴现资金转存保证金后滚动申请银行承兑汇票的违法违规事实,银保监会苏州监管分局对其处以50万元罚款,同时一名相关责任人被处以罚款8万元。

据悉,监管部门作出上述两则行政处罚的时间分别是4月26日和4月30日。

明明称,银行冒险进行以贷款转存结构性存款的违规行为,核心驱动力还是为了揽储。而银行高息揽储的根本原因在于理财产品对存款的分流作用,与监管指标压力下银行对存款的硬性需求之间的矛盾。

前述分析师也告诉记者,从监管指标看,存款占据较为重要的地位,考虑到来自“存款荒”和监管指标的双重压力,加之利率双轨制的存在,银行“高息揽储”现象较难根除。

不过,前述资管副总向记者表示,“结构性存款的高规模可能并不会长期持续。”随着监管趋严,中小行在发行结构性存款时面临着衍生品研究、风险定价、产品设计等多方压力;此外,资金套利空间的缩窄也将使得结构性存款吸引力下降。

明明亦认为,对于商业银行来说,在当前负债端压力不减的前提下,借助结构性存款来扩张规模的扩表方式只是短视行为,不仅与监管初衷相悖,而且在低利率环境下还有可能压缩银行利差水平,导致资产负债利率倒挂,影响盈利能力。当前,控制银行负债端成本、引导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下行仍是主要方向。

另有观点提及,要较快消除资金套利,可择机下调法定存款基准利率,引导高成本负债价格下行,拉平存款价格和市场利率,进而收窄资金套利空间,但这还要考虑物价情况、汇率稳定等多重因素。

热门资讯

广告一 广告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