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址:cbmm.com.cn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财经·金融   >   人民币汇率波动未影响外资净流入 5月增持股债资产

人民币汇率波动未影响外资净流入 5月增持股债资产

2020-06-07 14:56:44      来源:《财经》杂志
分享到:

在5月末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破7.17之后,货币政策如何应对逐渐成为市场的焦点。但也可以发现,人民币的贬值趋势并未改变人民币股债资产的吸引力,今年5月,外资流入债市和股市力度依然较强。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受中美经贸关系的反复状态影响,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幅度也在相应扩大。5月最后一周,人民币兑美元在岸汇率曾一度突破7.17,创下2019年9月份以来新低,但进入6月首周,这一趋势已经有所逆转。

多家机构还预计,为促进经济的稳定复苏,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并不会对货币政策产生明显的制约作用。

外资流入趋势延续:股债同受青睐

今年以来,人民币的整体走势是贬值,从年初的6.83一路运行至7.1-7.2,但这一趋势并未改变外资流入的趋势。

从股市情况看, 5 月,北向资金保持继续净流入态势,净买入 301 亿元。截至 5 月末,陆股通累计买入净额 10589 亿元,较 4 月末增长 2.9%;5 月陆股通成交金额占A股成交额的比重提升2.8个百分点至 10.66%,创历史新高。5 月北向资金持有 A 股市值规模为 1.52 万亿元,较 4 月末上升 12.2%;北向资金持股市值占A股流通市值的比重为 3.15%,较 4 月末上升 0.3个百分点。

富达国际多元资产及投资方案团队客户投资策略总监张宇翔表示:“从估值角度来看,无论是预期市盈率还是市净率,中国市场的整体估值水平是相对较低的。”

从债市情况来看,中债登最新公布的债券托管数据显示,境外机构5月债券托管量为21130.72亿元,较4月净增持1119.36亿元,同比增长31.20%,相较上年末增长12.58%,是境外机构投资者连续第18个月增持中国债券。

“与欧美经济体负利率或接近负利率不同,当前中美 10 年国债收益率利差保持在200个基点左右的高位,收益稳定且安全。” 上海某外资行外汇交易员对《财经》记者分析称。

张宇翔还分析称:“就应对疫情而言,中国政府采取了较为积极灵活的货币政策,但仍是有所克制的,并没有采取类似欧美的无限量量化宽松措施。”

据《财经》记者了解,自疫情暴发以来,虽然LPR利率、MLF利率和央行逆回购利率都有所降低,但10年期国债收益率依然在2.6%附近波动。

方正证券(7.060, 0.07, 1.00%)固收分析师齐晟分析称,近期人民币的贬值更多是由于美元指数升值所致,即使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波动较大,但人民币汇率指数一直保持稳定。这种情况下的人民币贬值,也并未引起明显的资本外逃,今年1-4月银行结售汇也持续保持顺差状态。

据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2020年4月,银行结汇11115亿元人民币,售汇10068亿元人民币,结售汇顺差1047亿元人民币;按美元计值,结售汇顺差为148亿美元。2020年1-4月,累计结售汇顺差3777亿元人民币;按美元计值,累计结售汇顺差539亿美元。

中信建投(34.040, 1.01, 3.06%)证券分析师黄文涛预计,后续人民币升值的动力来自于中国基本面的修复,中国疫情控制得当,在全球经济体中率先复苏确定性更强;而其他经济体大规模的财政货币刺激,加剧全球范围内的流动性泛滥,中国是主要经济体中少数几个财政货币政策处于正常状态的国家,在市场恐慌、流动性危机缓解后,人民币的吸引力有望进一步增强。

“4 月以来,外资配置逻辑从流动性转向基本面,全球疫情形势+美国内部冲突压力大+中美利差走阔,使人民币资产具有吸引力,外资有望继续保持净流入趋势。” 华泰证券(17.900, 0.16, 0.90%)认为。

在资产配置方面,贝莱德(Blackrock)在6月初发布的投资展望中分析称,由于中国及更广泛的东亚地区的经济正在逐渐复苏,在战术上对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地区的股票和债券持适度超配的观点。

人民币汇率有望回归7附近

从5月整月走势来看,人民币在岸汇率从 7.05 下跌至7.14,跌幅1.3%;人民币中间价从 7.05调贬至7.13,贬值幅度为1.06%;人民币离岸汇率则从7.08 下跌至 7.13,跌幅为0.74%。

在人民币波动加剧的同时,央行多次通过调贬和调升人民币汇率以应对市场变化,某券商首席宏观分析师对《财经》记者表示:“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将使人民币波动幅度呈现扩大趋势,但央行的逆周期因子等调节工具将有助于维持人民币汇率中枢稳定。”

5月29日,央行发表工作论文也称,提高人民币汇率弹性是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的核心内容。

平安证券报告指出,根据过去两年的经验,当中美经贸关系恶化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通常会出现贬值,导致 5 月份人民币汇率走贬的主要原因是中美经贸摩擦有加剧迹象。

除了中美再度紧张的经贸关系,上述外汇交易员还指出:“全球疫情短期内难以缓解,市场避险情绪依然较高,美联储拒绝负利率,使美元指数在5月份高位运行,这些因素对美元均有提振作用。”

不过,进入6月之后,人民币并未延续5月末的快速贬值趋势,本周以来,前四个交易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已经涨至7.10-7.12区间。

国泰君安(15.960, 0.10, 0.63%)证券分析师覃汉认为,短期内中美关系利空出尽,风险偏好将会持续抬升。近期美股、A股和港股的上涨,以及人民币汇率升值和美元指数回落,均是这一逻辑的体现。

中信建投证券在报告中还指出,尽管1-4月人民币对美元明显贬值,但是由于对其他主要货币多数处于升值状态,人民币实际汇率指数实际上仍在上升,出现“明贬实升”的状况,5月的贬值更多是对其他货币升值过快的一次风险释放,有利于对于非美国地区的出口竞争力。

除了中美经贸摩擦,中国的经济基本面也是影响人民币汇率的重要因素。尤其是二季度中国的疫情形势大幅好转,而海外疫情仍处于高峰期。

在中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后,随着一系列的稳增长政策的陆续出台,从PMI数据来看,经济基本面的企稳反弹趋势明显。5月,财新中国服务业PMI为55%,较4月提高10.6个百分点,2月以来首次处于扩张区间,此前国家统计局发布的5月份服务业PMI为52.3%,也比上月小幅上升0.2个百分点。

贝莱德预计,作为在疫情中第一个采取封锁措施,继而第一个解除封锁的国家,中国的经济正在重启。在政策刺激的支持下,特别是货币政策方面,中国经济可能在2020年末恢复至接近趋势增长的水平。

对于在经济逐步复苏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的未来走势,招商证券(17.150, 0.15, 0.88%)预计,未来两个季度美元指数的基准预测是下降至 95 以下,人民币兑美元回到7 左右的水平。

汇率波动难改货币政策方向

至于人民币汇率走势是否会对国内的货币政策产生明显的制约作用,多家机构均认为,央行不会牺牲国内货币环境来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

天风证券(6.150, 0.18, 3.02%)分析师孙彬彬认为,考虑到国内结构性去杠杆与防风险的诉求,稳定的低利率环境是基本前提,现阶段不管汇率是稳还是贬,并不构成货币政策被动收缩的可能。在外围约束下,资金面和政策并不会通过收紧简单宣泄压力,利率方向仍集中于国内因素。市场无需过度担心短期汇率波动对于利率的影响,因为并不会改变货币政策的方向。

央行在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曾指出,继续保持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多渠道做好稳预期工作。

与此同时,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要求,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自今年年初疫情暴发以来,央行通过降准、降息和再贷款助力,资金面不断走向宽松,宽货币环境下,企业融资成本大幅降低。

为支持中小微企业,央行近日宣布再创设两个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一是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预计可支持延期贷款本金约3.7万亿元;二是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预计可带动新发放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约1万亿元。

对此,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近日表示,新工具和现有的政策工具并不矛盾,无论从性质上和规模上都谈不上量化宽松。

方正证券分析指出,如果资金外流压力不大,那么货币政策也无需为此做出太多牺牲,必要时刻只需在汇率中间价上做出价格引导即可;从历史走势来看,人民币汇率与资金利率也没有呈现稳定的相关性,因此也无需过多担忧汇率因素对于资金面的牵制。

而在招商证券看来,央行不需要通过抬高国内利率水平来稳定人民币汇率,更为常见的做法是在离岸发央票和需要的时候向外汇市场投放美元流动性。

热门资讯

广告一 广告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