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址:cbmm.com.cn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能源·物贸   >   人民币汇率莫测 企业“中性套保”新亮点

人民币汇率莫测 企业“中性套保”新亮点

2021-08-04 13:51:02      来源:第一财经
分享到:

目前,企业主要运用远期结售汇、外汇期权这两种工具来进行套保视觉中国图目前,企业主要运用远期结售汇、外汇期权这两种工具来进行套保视觉中国图

[ 根据年报披露信息,截至2020年末,A股上市公司共计4300余家,剔除2020年之后上市的,共计有3734家。2020年全年,汇兑损益轧差之后,全市场公司总计亏损约239亿元,占全市场4.2万亿元净利润的0.57%。 ]

[ 3000余家企业中,报告汇兑亏损的有2278家,占比61%;报告汇兑盈利的有671家,占比18%;剩余20%的企业全年无汇兑损益发生。这进一步突出了“中性套保”的重要性。 ]

[ 在已发布2020年年报的上市公司中,有1255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汇兑损益,合计汇兑损失108.5亿元。 ]

日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度突破6.5。而就在5月,市场对人民币单边升值的预期还空前强烈,汇率一度触及6.35的位置,“破6”呼声不断。可见,汇率变幻莫测,近两年,“中性套保”正被更多企业重视。

据统计,在已发布2020年年报的上市公司中,有1255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汇兑损益,合计汇兑损失108.5亿元,相比2019年的1.03亿元,增幅明显。63家上市公司去年汇兑损失过亿。“尤其是2015年后,企业在汇兑损益上亏损居多,市场波动幅度难以预料,企业再不建立‘风险中性’制度已不合逻辑,建立公司内部的制度规范去指导套期保值(下称‘套保’)是关键。”浙商中拓集团投融资部经理刘杨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东方汇理银行(中国)环球金融市场主管朱晓明对记者称,“可喜的是,在过去几年,感受到企业对产品和市场的认识大幅提高,普通的远期和掉期仍是最简单的套期工具,对期权概念了解的企业则可引入期权,采取更灵活的套保策略。如今1年隐含波动率回跌到‘5’以下的低水平(期权价格便宜,且后续波动率均值回归概率更大),此时买期权的性价比较高。”

“中性套保”刻不容缓

此前,不乏一些外贸公司企业主对记者表示,外汇有涨有跌,跌了也会再涨回来,套保反而会增加财务成本,不如不做。更有一些国企人士对记者表示,套保做好了也没有绩效,做坏了可能会被问责,不如不做。

但事实上,“今年亏、明年赚,感觉确实价格能回来,但我们不能假定汇率一定是在一个区间波动的状态,不能排除单边突破的可能。此外,如果不套保,小企业可能今年就爆仓了,明年收复失地也无从谈起。部分头部企业因为毛利润高,面对几亿元的汇兑损益还能扛住,但一些利润不厚的外贸企业就很难扛了。”刘杨称。

根据年报披露信息,截至2020年末,A股上市公司共计4300余家,剔除2020年之后上市的,共计有3734家。2020年全年,汇兑损益轧差之后,全市场公司总计亏损约239亿元,占全市场4.2万亿元净利润的0.57%。

3000余家企业中,报告汇兑亏损的有2278家,占比61%;报告汇兑盈利的有671家,占比18%;剩余20%的企业全年无汇兑损益发生。这进一步突出了“中性套保”的重要性。

目前,企业主要运用远期结售汇、外汇期权这两种工具来进行套保,二者有所差异。远期结售汇在期初占用授信,但不产生财务费用,只有期末投资收益。远期结售汇业务也需要动态保证金,当市场向不利方向大幅波动时,企业面临保证金压力;就外汇期权而言,买入期权可免占用授信,不涉及保证金,但企业在投资期初会产生财务费用。

外汇期权主要指合约购买方在向出售方支付一定期权费后,所获得的在未来约定日期或一定时间内,按照规定汇率买进或者卖出一定数量外汇资产的选择权。买期权的一方在期初就需要付出权利金。

远期外汇交易是指交易双方在成交后并不立即办理交割,而是事先约定币种、金额、汇率、交割时间等交易条件,到期才进行实际交割的外汇交易。

期权和远期各取所长

据记者了解,几年前当人民币贬值压力较大时,为了避免羊群效应(购汇),央行一度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上调至20%。当时,为了降低成本,企业逐渐开始试水期权业务。2020年10月开始,央行将上述准备金下调至0。

朱晓明表示,多数企业仍倾向于更简单的远期结售汇,部分企业对于期权在期初就要支出权利金的安排,认为尚未套保就已经付出成本。但事实上,对期权概念了解的客户,用期权反而可以实行更灵活的套保策略。

刘杨也对记者表示,买期权买的其实是波动率的变化,目前市场波动率低,是买入期权的极佳时机。只要后续波动率放大,企业就能起到套保的效果。在国际上,例如苹果、微软等企业,期权都是被频繁使用的常规工具。

具体而言,朱晓明分析称,目前人民币回归平静和窄幅波动时,1年隐含波动率回跌到“5”以下的水平,短期限的波动率则更低,这时购买期权的性价比非常高。毕竟今年影响汇率的外部因素非常多,包括疫情变化、缩表预期、地缘政治风险,后续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波动的概率仍然偏高。

企业之所以偏向于远期操作,主要还是认为远期策略容易操作和解释,但目前中美利差较大,掉期点较高,可能并不利于远期购汇的企业。

“从人民币的波动率曲线来看,曲线偏向于看涨美元的方向,对于期权认知度更高的企业,我们认为可以利用这点,采取‘封顶远期策略’,即普通远期加上卖出看涨美元期权的策略,这可帮企业减少一定的掉期成本。同时,有离岸平台的企业,可根据境内外不同的价差来分配最优的远期期权组合,比如可以在境内购买远期,在境外卖出期权。”朱晓明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企业的套保意识已大幅提升。朱晓明提及,目前企业套保不仅旨在防范进出口敞口的风险,“我们发现,企业在融资时会灵活询问不同货币的借贷成本,并配合交叉货币掉期套保,测算最终的融资成本,最后选择最低成本的货币融资。”

系统建立、熟悉套保会计是关键

目前,企业在套保方面仍存在一些挑战。建立金融衍生业务管理信息系统、熟悉套保会计是主要的难点。

国资委2021年4月30日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衍生业务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要求各央企集团建立金融衍生业务管理信息系统。朱晓明对记者称,“相关通知要求对集团内所有业务进行每日监控,系统建立对很多企业来说是较大的挑战。”

套期保值会计的熟悉运用也亟须企业掌握。朱晓明认为,这对如何降低衍生产品估值变化对当期损益的影响非常重要。例如,在套保会计中,远期中的掉期点的估值变化,可以先计入其他综合收益,把掉期点拆分作为套期成本,并在套期的时间段内进行平均分摊计入当期损益。

关键还在于,企业内部需要建立一致的制度规范去指导套保行为。刘杨对记者称:“制度旨在确立套保的合理合法性。如果没有制度规范,就会有所谓的‘秋后算账’。同时,企业也需要摒弃对市场进行方向性的判断或过度择时,而是要选择一个刚性的套保比例。例如,一家企业规定的套保比例不能低于60%,这个数字不是拍脑袋,而是根据企业承担的风险敞口在特定环境下的损失来设定的。”

热门资讯

广告一 广告二